冬虫夏草屋400电话
您的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总计金额 ¥0.00元。
当前位置: 首页 > 冬虫夏草常识 > 现场采挖冬虫夏草的感想

现场采挖冬虫夏草的感想

冬虫夏草屋 2011-06-22

有“软黄金”之称的冬虫夏草因稀少而名贵,而虫草的采挖过程更是鲜为人知。冬虫夏草屋小林药师现在一起来看看辛苦的农民们采挖冬虫夏草的现场。


    有“软黄金”之称的冬虫夏草因稀少而名贵,而虫草的采挖过程更是鲜为人知。
   
    近日,我们专程赴西藏墨竹工卡县门巴乡的虫草采集点“探秘”。当喘着粗气,吃力地爬上门巴乡贴朗村海拔4700米的山头时,31岁的强珍已经带着3岁的女儿和妹妹旺姆在半山腰上忙碌三四个小时了,一早晨的功夫,她们才刚刚采到五根虫草。看到我们气喘吁吁的样子,强珍放下手中的小䦆头,将孩子搂在怀里笑着说:“你们也是来挖虫草的吗?今年雨水少,很难找的。”说话间,她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2根泥土裹着的“黑虫子”。“眼睛不亮是找不到的,就算是在虫草边画个圈让你看也不一定找得着。”强珍说道,一双黑亮的眼睛带着笑意。一边的女儿安静地牵着妈妈的衣角,用一双同样黑亮的眼睛打量着我们。我们学着她们的样子,跪在满是灌木丛、杂草和牛粪的山坡上,巴不得鼻尖都贴在草叶上。旺姆不禁笑出声来:“那样是找不到虫草的,这些东西一般都藏在灌木丛下潮湿的角落里,旷地上是没有的。”“要是天气刚下过雨雪,再加上找对了地方,多了一天能采到20到30根呢。”旺姆说着擦了一把汗,裤腿左膝盖上是一道刚被石头尖划破的口子。忽然不远处有人喊道:“这里有!”说话的是20岁的次成坚赞,只见在他插着䦆头的地方隐约有一个紫褐色、牙签般粗细、短短的小棍露出地面。他说,那就是虫草的“头”。

    正当我们凑上前去、一阵拍照的时候,坚赞已经将虫草连泥带土挖了出来。这个刚出土的小东西泥土下露出白色微黄的颜色,摸上去凉凉的、软软的,活脱脱就像一个成熟的蚕宝宝。“这还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有一根烟那么长呢!”坚赞说道。也许是开心,也许是紧张,在我们“哗啦啦”给他的虫草拍照时,坚赞那双沾满着泥土和草渣的手一直在微微抖动着。坚赞告诉我们,他6岁就跟着父母一起上山采虫草了,现在他像玩一样就能找到许多虫草。果然,这个穿着牛仔裤、口中吹着口香糖泡泡的大男孩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挖出了4根虫草,令同伴羡慕不已。“是你们给我带来了好运气!”坚赞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将怀里装着12根虫草的袋子拿出来给我们看。“不过我们不吃这个东西,没什么味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外面的人抢着要。”

    我们注意到,他们每个人在用小䦆头挖出虫草之后,都要用䦆头的背将土坑重新填埋,夯实。强珍说:“牛吃草本来就会对草有破坏,我们挖虫草要把土填回去,保护草地。”临近中午的太阳毒辣辣地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挖虫草的人们脸上更是黑里透红。强珍找了一个相对平坦的坡地将孩子搂在怀里,轻轻将随身带着的润肤膏涂抹在孩子的脸上。休息间隙,他们从背包里拿出水和糌粑填肚子。旺姆告诉我们,今天算是好的了,山里的天气极端多变,有时甚至一天能下7场雪,再出7次太阳。在山上辛苦的一天随着夕阳西下就这样过去了,大家多多少少有了一点收获,但也不乏空手而归的。

    下午五、六点钟,人们纷纷结伴下山,回到山脚下的帐篷中。此时的帐篷“营地”里早已有收购虫草的商人们在等候着这些归来的人们,于是大家围挤在帐篷周围,评点着谁家的虫草大,谁卖的价钱好,或是“价格能不能再提点?”暮色降临,炊烟袅袅升起,一天辛苦繁忙的工作接近了尾声。不过,静谧的夜也许只是一个开端,明天,还会有勤劳的人们到山上,或深入山谷,采挖这些珍贵的“软黄金”。
 

(冬虫夏草屋)

原文地址:http://www.dcxc5.com/article-298.html

郑重申明:冬虫夏草屋原创文章,转载或引用时必须声明原文地址,否则视为侵权并追究法律责任。

下一篇:藏红花酒
上一篇:盘点冬虫夏草的名字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浏览历史

冬虫夏草屋购物保障